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科学 > 通讯:39小时潜标收放记

通讯:39小时潜标收放记

2018-12-06 23:02

  8月1日,北极科考队队员从“雪龙”号科考船上放出橡皮艇,准备乘坐橡皮艇回收锚碇式潜标。 新华社记者申铖摄

  新华社“雪龙”号8月2日电 通讯:39小时潜标收放记

  新华社记者申铖

  “锚碇重块释放成功!”随着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队首席科学家助理、中国自然资源部第一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陈红霞的确认,一场历时近39小时的潜标收放工作圆满收官。

  从北京时间7月31日22时至8月2日13时左右,由中国自然资源部组织的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队连续作业,成功回收并布放锚碇式潜标。

  锚碇式潜标是海洋观测常用装备。考察队员们在长长的绳索上装置各种观测设备,再装上用于回收的浮球和释放器,最后装上锚碇重块,将其沉入海底。

  随着“雪龙”号科考船航行至楚科奇海,考察队进入北极圈后的首个任务也随之到来:回收第八次北极科考期间布放的潜标,并布放新的潜标。

  夏季的北极,极昼已经来临,太阳永不落山。北京时间7月31日22时左右,“雪龙”号到达了首个潜标回收地点。考察队不顾夜晚休息时间已至,立即开始作业。

  潜标的经纬度虽然已经掌握,但是还需确定其精确位置。在船体中部甲板区域,队员们将设备放入水中进行测距。在驾驶台则聚集了领队、首席科学家、船长以及项目负责人,他们根据测距结果,最终确定精确位置。

  “形象地说,我们得‘唤醒’潜标上的释放器,通过它的‘回应’确定其精确位置。随后,我们下指令给释放器,释放器脱钩,观测设备和锚碇重块就会脱离,随着浮球升至海面,我们就可以发现它了。”考察队首席科学家魏泽勋向记者描述了回收潜标的过程。

  原理简单,执行不易。楚科奇海上,点点浮冰如碎玉散落,更给回收工作增添了难度。“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存在,例如浮球上升过程中绳索被冰勾住断掉,或者浮球上升后正好在一大块冰面下方,都会导致无法成功回收潜标。”考察队首席科学家助理、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研究员雷瑞波说。

  北京时间8月1日零时36分,考察队最终确定了作业位置。零时39分,潜标上的释放器被打开。所有人都屏气凝神,向四面八方张望着,急切地寻找浮标的身影。

  “找到了!在那!两点钟方向!”零时45分,魏泽勋第一个找到了浮标,在“雪龙”号的右舷侧前方,橙色和黄色串联的一串浮球,悠闲地漂在一大片浮冰旁的海面上。

  “运气不错!”考察队领队朱建钢感叹道。平日颇为严肃的科研人员此时都像孩童般开心雀跃,庆幸浮球没有和他们“躲猫猫”,既没有在浮冰间,也没有在很远的海面。

  回收浮球的橡皮艇准备就位。长长的悬梯从“雪龙”号上放下,5名考察队员依次下到橡皮艇上,顶着凛冽海风直奔浮球处。“捞球”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,不久,橡皮艇就拖着鲜艳的浮球由远及近驶向“雪龙”号的后甲板作业区。潜标被成功收回,相关考察队员随即对潜标开展维护和数据采集工作。

  没有任何停歇。“雪龙”号又马不停蹄奔赴后续作业点,接连完成第二个潜标回收和两套潜标布放。作业点之间短暂的航行,是队员们片刻的小憩时间。任何需要支援的时候,队员们随叫随到、毫无犹豫。

  在这连续的39小时里,已无昼夜,唯有坚守。

+1